美联储向市场“低头”,放缓加息也许只是开始_中国应对美联储加息的策略_辩证看待美联储加息的利弊-财经-香港挂牌

美联储向市场“低头”,放缓加息也许只是开始

文章正文
2018-12-21 02:12

美联储向市场“低头”,香港挂牌彩图放缓加息也许只是开始

2018-12-20 09:01来源:格隆汇国企/加息/美联储

原标题:美联储向市场“低头”,放缓加息也许只是开始

作者:国盛固收研究

来源:郁言债市

摘 要

美联储12月会议再度加息25bp,2019年加息节奏从3次调整为2次:

2019加息步伐放缓,美联储可能提前结束加息周期

点阵图指向美联储加息步伐放缓。美联储预期本轮加息周期还有3次加息(9月时为4次),分别是2019年2次(9月时为3次)和2020年1次。市场预期2019年底的利率水平仅2.51%,2020年底仅2.385%;两者分别比当前的政策利率水平高13.5bp和1bp,意味着市场当前预期美联储2019年加息不足1次,指向市场预期美联储的加息周期可能提前终结。

而且参考美国近三轮加息周期,本轮加息周期也已渐近终点。本轮美国经济复苏周期整体经济增速较慢,也可能使得美联储后续决策倾向于保守。

期限利差倒挂“诅咒”,关注美国经济衰退风险

随着市场预期美联储加息放缓,11月以来,美债长端收益率快速回调,导致2Y到5Y之间的利差出现倒挂。随着本次加息的落地,短端利率进一步上行,长短端利差进一步缩窄,主要期限利差倒挂的风险上升。1955年以来,美债期限利差倒挂,几乎无一例外的预测了经济衰退。如果10Y-2Y和30Y-10Y等主要期限利差出现倒挂,结合当前2Y到5Y之间的利差倒挂,可以预判后续美国经济走向衰退的风险较高。

加息放缓背后,美国经济呈现走弱迹象

美联储之所以节奏放缓,根本原因在于美国经济减速的风险增加。注意到美联储此次对2019年GDP增速的预期从上次的2.5%下修为2.3%,而2018年以来,美国经济超预期指数也从高点持续下行,指向美国经济数据存在一定的回落压力。放缓的迹象主要出现在三个方面:一是地产销售持续下行。二是企业资本开支意愿下降。三是美国贸易逆差持续扩大。

全球利率中枢见顶,中国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的空间打开

美联储转鸽的表态,意味着作为全球利率中枢的美债收益率可能已进入见顶回落阶段。美联储加息节奏的放缓,也意味着中国货币政策宽松的外部约束明显缓解。在美联储加息前夜,中国央行通过创设TMLF进一步推动定向宽松。而TMLF的创设,意味着不排除2019年开启降息周期的可能。

对于债市,我们仍然维持《10年国债破3.3之后,我们该关注什么》中的判断,10年国债下一个关键点位是3.0%。在没有真正见到社融增速数据拐点的时候,不要轻易下车,回调仍是介入机会。

风险提示:美国经济出现超预期变化,228挂牌香港正版挂牌导致美联储再度转鹰。

一、2019加息步伐放缓,美联储可能提前结束加息周期

点阵图指向美联储加息步伐放缓。在12月会议加息25bp之后,美联储点阵图显示2019年加息中值次数由9月会议的3次下调为2次,2019年底的目标利率从3.125%下调至2.875%。[1]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声称2019年加息次数可能下调,同时保持既定的缩表步伐。从点阵图来看,美联储预期本轮加息周期还有3次加息(9月时为4次),分别是2019年2次(9月时为3次)和2020年1次。

加息步伐放缓,使得美联储预期向市场预期靠拢,两者之间的差距有所缩小。11月以来,市场隐含的政策利率持续下行,市场预期2019年底的利率水平仅2.51%(较11月上旬的高点下行42bp),2020年底仅2.385%(较11月上旬的高点下行56.5bp);两者分别比当前的政策利率水平高13.5bp和1bp,意味着市场当前预期美联储2019年加息不足1次,预期2020年的利率水平则与当前基本持平。这说明两个问题,一是市场预期的调整先于美联储预期,二是市场预期美联储的加息周期可能提前终结,政策利率难以达到3.125%的高度。

参考美国近三轮加息周期,本轮加息周期也已渐近终点。1994-1995年加息7次,累计300bp至6.0%;1999-2000年加息6次,累计175bp至6.5%;2004-2005年加息9次,累计加息225bp至3.25%。本轮周期已加息9次(2015和2016各1次,2017年3次,2018年4次),累计加息225bp。尽管本轮政策利率水平距前3轮还有一定距离,但加息次数和加息幅度已经接近或超过。

本轮美国经济复苏周期整体经济增速较慢,可能使得美联储后续决策倾向于保守。本轮美国经济复苏周期(2009-今)持续了114个月,38个季度,仅次于1991年一轮的长度。但这轮周期GDP仅累计增长23%,明显低于1983年以来每轮周期均值的33%。预计后续美联储加息与否将更为慎重,可能更多取决于经济数据好坏,对通胀的重视程度相对下降。如经济放缓迹象进一步明确,美联储可能迅速暂停加息。

二、期限利差倒挂“诅咒”,关注美国经济衰退风险

加息推动短端利率上行,美债期限利差倒挂现象可能加剧。随着市场预期美联储加息放缓,11月以来,美债长端收益率快速回调,导致2Y到5Y之间的利差出现倒挂。尽管10Y与2Y、30Y与10Y等主要期限利差尚未倒挂,但随着本次加息的落地,短端利率进一步上行,长短端利差进一步缩窄,主要期限利差倒挂的风险也在上升。

美债期限利差倒挂,往往意味着后续美国经济将出现衰退。1955年以来,美债期限利差倒挂,几乎无一例外的预测了经济衰退。两者不一定是因果关系,但期限利差的倒挂,往往意味着金融市场利率定价基准的紊乱,而金融周期一般又领先经济周期。因而,从部分期限的利差倒挂来看,未来美国经济减速甚至衰退的风险在上升。不过相对于关注个别期限利差的倒挂,关注多个期限利差同时倒挂可能是对衰退更好的预测指标。因而如果10Y-2Y和30Y-10Y等主要期限利差出现倒挂,结合当前2Y到5Y之间的利差倒挂,可以预判后续美国经济走向衰退的风险较高。

三、加息放缓背后,美国经济呈现走弱迹象

美联储之所以放缓2019年加息步伐。表面来看是回应金融市场尤其是股市的调整,但根本原因还在于美国经济减速的风险增加。注意到美联储此次对2019年GDP增速的预期从上次的2.5%下修为2.3%,而2018年以来,美国经济超预期指数也从高点持续下行,近期已降至0左右,与较弱的欧元区指数逐渐“合拢”,指向美国经济数据存在一定的回落压力。

分部门来看,相对于2018年中,回调较多的主要是房地产、零售和批发、以及劳动力市场三项,而家庭收支和工业则较年中出现一定幅度的改善。

美国经济放缓的迹象主要出现在三个方面:一是地产销售持续下行,背后正是受到按揭利率上行的影响,加重了购房者的按揭成本。地产销售的减速,也给房价带来下行压力。二是企业资本开支意愿下降,贸易摩擦对企业预期的负面冲击,以及油价下跌对能源行业投资的拖累,均导致美国企业投资意愿下降,这在美国三季度GDP数据中已有所体现。三是美国贸易逆差持续扩大,对经济形成拖累。10月货物和服务贸易逆差升至10年来新高,逆差连续第五个月上升。今年前10个月,美国货物和服务贸易逆差较去年同期增长11.4%。贸易逆差的扩大,一方面是美元升值对美国进口的促进和出口的压制,另一方面则是美国向中国出口的原油、大豆以及飞机等产品明显减少。

四、全球利率中枢见顶,中国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的空间打开

美联储转鸽的表态,意味着作为全球利率中枢的美债收益率,可能已进入见顶回落阶段。中美国债长端收益率的分化背后,是中美货币政策的分道扬镳。而货币政策分化背后实则是因为中国本轮经济周期领先美国,货币宽松也就早于美国。美联储加息决议发布前夕,10年期美债下行至2.8%附近,指向美国金融市场也已提前为美联储的鸽派表态(加息放缓)充分定价。随着美联储转鸽,作为全球利率中枢的美债收益率见顶回落,有助于缓解新兴市场面临的汇率压力。

美联储加息节奏的放缓、以及加息周期可能提前结束,对人民币汇率和资本外流的担忧将明显缓解,也意味着中国货币政策宽松的外部约束明显缓解。在美联储加息前夜(加息的可能性大于维持不变),中国央行通过创设TMLF(利率降低15bp)进一步推动定向宽松。在此背景下,预计2019年中国货币政策可能进一步宽松,通过宽货币支持定向宽信用,以对冲经济下行压力。而TMLF的创设,意味着不排除2019年开启降息周期的可能。通过引导无风险利率下行,不仅可以促进经济增长以对冲下行压力,而且可以降低债务利息负担,有助于宏观杠杆率维持平稳。

对于债市,我们仍然维持《10年国债破3.3之后,我们该关注什么》中的判断,10年国债下一个关键点位是3.0%。在没有真正见到社融增速数据拐点的时候,不要轻易下车,回调仍是介入机会。

注:

[1] 2020年底的目标利率的水平也从3.375%下降25bp至3.125%。而长期均衡利率也从3.0%下调25bp降至2.75%。

风险提示:

美国经济出现超预期变化,导致美联储再度转鹰。当前美国经济存在一些放缓的迹象,主要集中在贸易逆差和地产等领域,而工业生产仍处在高位,经济是否减速仍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。如美国经济回落速度偏慢,存在美联储再度转鹰的可能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标签
热门文章